忍者ブログ


Out!
139  137  135  133  114  113  89  70  21  19  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關於已發行曲目
──這次收錄了幾首已發表過的曲目,可否透露一下是如何選由呢?
「舉第1首曲子「賭博」來說,導演曾經建議“希望曲風裡流洩出旅行風景的感覺”,再加上我看過電影之後,就很想將那份影像融入歌詞與曲風之中。還有關於這首曲子,雖然是以現場演唱版本收錄在專輯裡,但也從未在錄音室裡錄製過,若是有機會正式錄音,感覺會更合得來吧」

──也就是說選曲的基準,都是以能呼應影像的旋律為主吧。
「還包括了曲目本身的長度規模。畢竟時間上會有所限制,所以請NEKO先生將過去我曾在演唱會上唱過的曲目重新編曲,這樣一來作業進度也會加快不少。除了上述理由之外,因為我不曾好好正式錄音過,所以就很想嘗試看看用空心吉他、現場演唱音源或影像的方式來創作」

──對於使用過去發表過的曲目一事,是否會有所猶豫呢?
「導演有許多對於曲子本身的具體要求,這樣說或許很奇怪,在開始製作音樂之前就已看完拍攝完畢的電影,因此我是就“想寫這樣的新曲”的意義來重新包裝過去的曲子。不過要達到這種要求真的很困難。但話雖如此,若真的朝那個方向來表現並就此結束,然後再重新包裝,肯定會大大拉低整首歌的質感。所以,乾脆不如就收錄我認為最適合的曲目即可」

──在這次的專輯裡,每一首曲子都有著極細膩的管弦樂編曲模式究竟是如何進行這項作業呢?
「這次,我在思考『さくらん』的世界觀時,就技巧方面來說,雖然都是使用最新的錄音技術,但樂器部份就希望能夠全部採用古典音樂。因此就和NEKO先生在8月花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窩在下北沢的錄音室進行溝通編曲的工作。NEKO先生的鋼琴演奏非常帥氣,但我還是一邊要求他彈出“是這種感覺嗎?”一邊來逐步接近我的意境,這種溝通的模式就好比NEKO先生在進行心靈輔導工作。我們會按照這種作法來肢解每1首曲子,來品味曲子的核心部份究竟是什麼?而當NEKO先生做到“那麼,該來寫譜了”時,我也就進行到其它的作業了。還有,NEKO先生非常注重歌詞,所以我在撰寫新曲時,一直都是熬夜寫到天亮,然後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跑到下北沢。至於錄音方面,大多是先錄製節奏部份,完成之後再陸績添加上去。所以常會有先評估狀況或等待配合大家的行程這種情況。實際上用錄音方式來完成曲子的那一瞬間,是最令人感到興奮」

 


關於新創作曲目
── 除了收錄於其中的「花魁」是浮雲先生的曲子,這次也收錄5首重新創作的新曲吧。
「在當初寫曲時,是打算將各種曲子切開再拼湊起來的這種模式,就好比採取截錄這首曲子的某部份與其它曲子的某部份,然後再重新衍生出來,所以我就是憑著這種感覺來組合。因此為了辦到這一點,就必須分別錄製每一種樂器,除了分開錄製每一種樂器是很花錢的事以外,作業方面也是一項很大的挑戰,結果還是沒能採用這種方式來錄音。不過,我在寫曲時也是按照組合的方式來創作,就想乾脆慢慢進行錄音作業吧」

── 這樣說來,有好幾首曲子是以事後編輯的模式為前提來同時並行,宛如拼圖般來作曲吧。
「所以就很有意思喔。在循環某部份的8小節、16小節時,也能夠同時進行其它曲目的某個部份。我還滿喜歡這種作業呢」

── 這種作曲方式,之前曾經做過嗎?
「以外井上雨邇先生在做“蘋果目錄”時,就是採用這種想法。只不過以當時的技術,還沒辦法將不同曲目的部份結合在一起…」

──「蘋果目錄」是將椎名林檎的作品切開再拼湊的混音作品,就像是拼貼藝術一樣吧。
「沒錯。不過這次是一開始就考慮到編輯、連結的環節來進行。當初是打算採用純音樂的方式來作,但後來大家表示“還是想配上歌詞”,所以又花了不少時間來填詞,包括上述的這一點,總共花了1個月左右來錄音喔」

──接下來想分別就每一首曲子來請教。首先第3曲「錯亂」是一首以Big Band與爵士風味來編曲的華麗新歌,但卻是用彷彿撕裂感情般的感覺來演唱呢。
「電影的工作人員,包括菅野美穗小姐和木村佳乃小姐、還有安娜小姐,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主題曲,我希望在各人的登場鏡頭時就能播放屬於自己的主題曲,不管是原作或是實際拍成電影,我並不會刻意煩惱這些女性有什麼相異之處,反而認為處理感情的方式都是同樣方向的女性,都會時而狂喜、時而消沈,所以我便想創造出一首“為什麼停不下來”這種感覺的曲子。然後聽說原作的安野小姐是根據“錯亂”“花魁”這兩個單字來創作出“さくらん”這個名稱,所以就基於陰與陽兩種方向來創作“錯亂”與“花魁”這兩首曲子」

── 這首曲子有2種版本,巴西風味編曲的“ONKIO ver.”(收錄於單曲的c/w曲),編曲的方式相當特別呢。
「劇中,河原的鏡頭所使用“ONKYO ver.”在觀賞電影時,聽起來就像是廟會般的熱鬧節奏,所以我一直不想偏離那種感覺,於是就直接用打擊樂器來編曲」

── 第4首的「初戀娼女」也是一首新曲同時還有英文的副標題「“firstlove”singer」吧。
「原本在創作這首曲子的節奏部份時,都是以菅野小姐的表情與和服的色彩來發想,結果並未收錄在電影裡,後來因為我想作成更加穩密私人性的曲風子,就很努力地引導錄音的方式與歌詞的世界觀來完成」

── 在歌詞裡有一節“想知道你的名字”這句歌詞,在過去的作品裡也有不少類似這種情形吧?
「是唨,在遇到時,那種“哇喔”的深刻印象還依舊保持在我心目中,我認為那個瞬間是人類感情裡最尊嚴的一種,畢竟都創作出這麼棒的音色嘛」

── 在音樂方面,則是融合了古典音樂與打擊樂的現代風格樂曲呢。
「“花魁”也是如此,當初只打算切割出已好錄音的素材來拼湊出一首曲子,因為機會難得,就請他直接寫在樂譜上。而且NEKO先生表示“我很擅長這個”,所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寫完了。附帶一提這首曲子的歌聲部份是在我家錄的」

── 第5首的「木瓜芒果」是在去年底的歌迷俱樂部活動「林檎班大會」上表演過,而且也是翻唱曲。
「嗯嗯。而且這也是第一次在專輯裡收錄翻唱曲目。前陣子有部描述藝妓的電影『藝妓回憶錄』,但像外國人或我們這種生活在歐美文化的世代,遇到『さくらん』這種敘述花魁的世界不就會愈亂成一團嗎。所謂的花魁並非只需與人同枕的工作,還必須要能歌善舞才行,就某方面來說,也相當具有娛樂效果的一面,不管怎麼說,就是要表現出居酒屋般的熱鬧世界。因此,我希望大家都能理解這種世界共通的氣氛,進而來完成的曲子」

── 那麼,「林檎班大會」為何會採用這首曲子?
「希望能在電影裡使用吧」

── 啊、剛好是在去年底發想的吧。這首曲子的原始版本是Rosemary Clooney演唱的名曲,林檎知道這是誰演唱的歌嗎?
「Rosemary Clooney與Petula Clark。事先有調查過,但出現的名單只有這2人。原本最早的應該是Rosemary Clooney吧?」

── 應該是她。只不過相對於Rosemary Clooney的英文歌詞,收錄在這張專輯裡的歌詞,是英文與法文的混合版本呢。
「Petula Clark也是這樣唱的。她似乎是英語系國家的人吧?」

── 她是英國人。
「啊啊,原來如此。所以長期聽慣了法文的人,就會覺得發音怪怪的。而且因為沒有歌詞,還是請別人幫忙聽寫下來呢」

── 關於歌詞的內容,就是將原本的英文歌詞換成法文嗎?
「完全不一樣,內容相當狂妄,若是外國人聽到的話,一定會覺得很奇怪。不過,就我個人的內在主題而言,所謂的花魁,在少女期間正值顛峰,一旦嫁為人婦後就結束了吧? 這一點就與歐洲的羅麗塔信仰文化頗為相近,就想在曲子裡散發出法式的氛圍。因此雖然不好唱,但我就是想要這種歌詞」

── 妳是如何思考關於第10首「短暫少女」的曲目意境呢?

「這首曲子是配合安娜在玩水的鏡頭來撰寫,而且還帶點情色的味道,就覺得很頗為困擾。而且這場戲是導演一開始就已有明確的情境,所以音樂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不過,一旦配上歌曲時不曉得會變成怎樣,再加上小六角手風琴與小提琴來支撐創造出整個音色的形象,所以就譜寫出不管是前奏或歌聲都能夠自然融入的曲風」

── 那麼就順序而言,一開始是先有純音樂版本“HITOKUCHIZAKA ver.”(收錄於單曲的c/w),之後才在專輯裡收錄歌聲版本“TAMEIKESANNOH ver.”。同時這2首都有著探戈風味的編曲,是否是因為探戈所喚起的熱情與情色影像而連結在一起的呢?
「是啊。電影裡玩水的那一幕,是少女時期的主角與隱居老人正在進行難以開口的狀況(笑),我個人認為小六角手風琴的音色,很能夠直接體會出那種難以啟齒的氣氛。所以就變成了這種編曲風格」

── 不過,關於這首歌詞部份,卻與電影毫不相干呢?
「是的。不覺得很像翁倩玉小姐的“魅せられて”這種曲子嗎? 那首曲子似乎是以“愛琴海的主題”這首純音樂曲來配上歌詞,所以我在構思這首曲子時就想起了那件事。也就是說…不曉得能不能唱呢。害我一直想過翁倩玉小姐過去的模樣(笑)。關於歌詞部份,與其說是配合主角戲水的場景,更像是主角在電影裡的生活方式,也想加入現代女性所追求的強靭感,於是才寫出音色部份幾乎相同的感覺」

── 這首曲子還有與SOIL &“PIMP”一同合作的“DEATH JAZZ ver.”(僅限定提供下載),這也同樣未收錄在專輯裡吧。
「這“DEATH JAZZ ver.”就如同電影『風之谷的娜烏西卡』裡安田成美小姐所演唱的同名曲般的存在,安田成美小姐的歌聲,雖然不曾出現在那部劇情裡,但卻是那部電影的象徵。我希望這首“DEATH JAZZ ver.”也能成為那種存在」

──也就是說,是流傳在電影以外,作為象徵電影的曲子吧。
「沒錯,希望能讓想觀賞電影的人很容易就有想像出來。我拜託SOIL的並非是外來的技巧,而是日式的曲風,但也不是在複製昭和時期的歌謠曲,而是想作出當今日本的音樂風格,小心翼翼地充份發揮出技巧與品味」

──第11首的「花魁」雖是過去浮雲先生所創造的樂曲,但觀賞電影之後,就會回想起這首曲子的渾厚存在感呢。
「沒錯。這首曲子首先考量的是要能貫通主角是否是個好女人這個鏡頭,所以才想要搭配歌聲,因此我就想到,她的喜悅並不是存在的實體,我想表現出就算她很會做生意,卻也不是她真正的喜悅。當我在構思這首歌詞是從誰的觀點來發出訊息時,就覺得從在一旁贊美她的男性角度來看也不錯,就算有點輕率也無妨,這也會想起浮雲的曲風。這首曲子應該是02年的作品,原本我很喜歡這首曲子,當初的感覺就是浮雲風格的搖滾吉他,加上現代感十足的編曲。不過,從上述的理由拿來編曲成具有浮遊感的作品,也是取得了他的許可。實際進行作業時,就變成了節奏十足的曲風,同時也希望再加點弦樂,而且剛開始就在想切割其它曲目來當作素材,於是就請到NEKO先生來攬下這份工作」

──最後一首「世界的盡頭」是電影的片尾曲吧。
「導演自己曾說過“非常重視片尾曲”。所以我便以自行詮釋結尾的意義,想寫出男女能夠共存,近乎於家人之間的親暱感情,我哥哥也覺得不錯。還有,這大概是每個時代都會經歷到像是“最近的年輕人啊~”或“這個國家的未來究竟會變成如何呢”這種情況吧。放眼當今社會,除了音樂界以外,大家都說整個世界變得亂七八糟,但我們要如何對應這股危機呢?我想將這種與鄰居間的交談融入主題,就請到各方高手來一同參與,以大規模的編制來演奏」

(文/小野田雄)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04 NONAME]
[08/01 hitomi]
[07/23 hitomi]
[06/26 hitomi]
[06/14 NONAME]
最新記事
(08/12)
(07/22)
(07/22)
(07/08)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05/10)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mogi Ke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古記事
プレビュー
フリーエリア
请在这里留言:
ブログ内検索
Edit by : Tobio忍者ブログ│[PR]